【工人日报】建党百年特刊整版:​巍巍成昆“奇迹之路”

日期:2021-07-01  作者:  来源:  浏览:2728

巍巍成昆“奇迹之路”

在祖国的大西南,一条钢铁巨龙从成都平原出发,穿过大小凉山和横断山脉,越过大渡河、金沙江,攀上云贵高原,最终抵达昆明——这就是曾开创了18项中国铁路之最和13项世界铁路之最的成昆铁路。成昆铁路,全长1096公里,过桥梁991座,穿隧道427条,是我国铁路史上最罕见的复杂且艰巨的工程,是人类筑路史上第一次向地质条件复杂险峻的横断山脉发起的挑战,堪称“奇迹之路”。这条铁路结束了成都至昆明没有铁路的历史,将沿途少数民族部落带出山区,改变了沿线2000万人的命运,让曾经闭塞落后的大西南,走向现代文明,实现经济腾飞。


“20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

1984年12月8日,大洋彼岸的纽约曼哈顿,冬日的阳光洒在联合国大厦上。联合国官员宣布:“象征20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的三件礼物,被评为联合国特别奖。

这三件礼物是:中国,成昆铁路雕刻艺术品;美国,阿波罗宇宙飞船带回的月球岩石;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模型。它们代表了人类在20世纪创造的三项最伟大的杰作。

修建成昆铁路的构想始于1952年。当时,根据中央政府建设西南铁路网的战略构想,西南铁路设计分局派出了一支小分队从四川宜宾出发,开始了选线踏勘的艰难征途。

祖国大西南,崇山峻岭、深涧密布,地质条件复杂,自然灾害频发。1953年3月,勘测人员提出三条方案:东线方案,从内江站起,经自贡、宜宾、水富、盐津、彝良、昭通、威宁、宣威、曲靖到昆明,全长889公里;中线方案,从内江站起,经宜宾、屏山、绥江、巧家、东川、嵩明到昆明,全长780公里;西线方案,从成都起,经眉山、乐山、峨边、甘洛、喜德、西昌、德昌、会理、广通到昆明,全长1096公里。最终,党中央从开发攀西、调整工业布局、巩固国防、加强民族团结等长远战略出发,确定采用了西线方案。

“当年,最终选定的西线方案,地质条件极为复杂、险峻。”86岁的中铁二院原总工程师李泽民回忆说。

毛泽东主席说过:“成昆铁路要快修,铁路修不好,我睡不好觉。没有钱,把我的工资拿出来。没有铁轨,把沿海铁路拆下来。没有路,我骑着毛驴下西昌。一定要把成昆铁路打通!”

1958年7月,党中央、国务院一声令下,30余万建设大军云集川滇,成昆铁路开始修建。


每列火车经过这座桥,都要鸣笛30秒

“我的外祖父是一名铁道兵,上个世纪60年代,他参与了成昆铁路沙木拉达隧道的修建,当时19岁。在那个隧道施工全靠钢钎大锤、肩挑背扛的时代,在成昆铁路近1100公里的战线上,2100名英烈长眠于此。”今年4月30日,在中央企业五四表彰大会上,中铁隧道局盾构主司机母永奇讲述了外祖父的故事。

沙木拉达,彝语意为“开满索玛花的山谷”。长6379米的沙木拉达隧道,位于大凉山深处,居成昆铁路最高点。打通这条隧道,耗时8年,136位建设者为此献出生命。

成昆铁路沿线地形和地质极为复杂,出现了暗河、泥石流等几乎所有地质灾害现象,地震烈度在7度以上的地段达500多公里,线路所经之处有“露天地质博物馆”之称。

铁路要想从这里通过,只能采取艰巨的桥隧相连形式。有时甚至连建造火车站的平地都没有。成昆铁路的建设难度,几乎是普通铁路的4倍以上。

筑路大军发扬“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的精神,逢山凿路,遇水架桥。

来到这里,建设者个个都变成了会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他们通过大渡河时,一根钢绳横拴两岸,人悬空拉住钢绳溜过去。机械数量少,基本靠人力,“一杆风枪,一把铁锹,一辆推车,就是当时打隧道的工具”。

一位老将军建议:“修建成昆铁路,许多年轻的娃娃牺牲在这里,能不能修建烈士陵园来纪念他们?”最终,铁路沿线留下烈士陵园20余处。

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教授在施工现场曾说:“大家公认我是一个数学家,多难的数学题可能我都能把它解出来,但是我无法解出成昆筑路者对党和人民的忠诚。”

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开通运营,南北两列火车在西昌相遇,10万人参加庆典仪式。

半个多世纪以来,每一列火车经过龙骨甸大桥时,都会鸣笛30秒,向当年为修桥而牺牲的烈士致敬。 


“我们就是保卫铁路的哨兵”

“金江的太阳,马道的风,普雄下雨如过冬,燕岗打雷如炮轰……”当年艰难的生活环境和恶劣的自然条件时刻考验着成昆护路人。

成昆铁路线上的职工,终年与苍凉的大山、雄浑的金沙江为伴,在“干打垒”的房子里、在简易的站台上、在摇摆的列车上,一个又一个运输站段拔地而起,守护着这条来之不易的铁路。

山上的落石,一向是成昆铁路的重大隐患。通车当年,一支独特的队伍——中国铁路第一个“孤石危岩专业整治队”随即组建,他们爬山岩、攀绝壁、治危石。整治队第一任工长白清芝在作业时,保险绳被锋利的岩石磨断,坠崖牺牲。孤石危岩整治队,先后有3位队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严峻的挑战前,戴启宽接过了队长的“接力棒”。沿着金口河—乌斯河大峡谷,他带领队员爬遍所辖53公里沿线的大小山崖,与孤石危岩相伴相守整整25年。

戴启宽给1000多块危石逐一编码,精心绘制了《孤石危岩系列图》,还标出一些“重点监护对象”。他说:“万一哪天我牺牲了,就把我埋在山上,我照样和大家做伴,照样守住这些石头。”

成昆铁路运营初期,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给铁路运输带来极大威胁。1981年7月9日,四川遭受百年未遇大暴雨,引发特大泥石流,冲毁了利子依达大桥。1时41分,王明儒机班牵引的442次旅客列车驶进奶奶包隧道,突然看不见铁轨的反光,千钧一发之际,他果断采取紧急制动。6秒钟后,两台机车和四节车厢跌落桥下,王明儒和另外3名同志光荣牺牲,而他们身后8节车厢的旅客得救了。

多年后,王明儒的妻子去世,子女遵照老人遗愿,将骨灰撒向利子依达沟。这一对来自东北白山黑水的夫妻,永远魂归成昆。


接过前辈旗帜,传承成昆精神

安全运行半个多世纪,成昆铁路成为西南腾飞的钢铁大动脉,成为西南边疆各民族的团结路、友谊路和奔向小康的致富路。

2018年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赴四川凉山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后,在成都主持召开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在谈到全社会扶贫合力时,他提到了前不久的一封来信。

这封发自大凉山深处建设工地上的信,由90后李恒执笔,中铁隧道局集团其他19名青年党员郑重签上自己的名字。信中说,50多年前,他们很多人的父亲、祖父参与了成昆铁路沙木拉达隧道建设。今天,他们接过前辈的旗帜,承担了新成昆铁路全线最长、难度最高的小相岭隧道建设重任,决心传承好老成昆精神,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习近平总书记说:“他们的来信,让我感受到了青年一代对祖国和人民的担当和忠诚,读了很是欣慰。”

2017年3月29日,在成昆铁路沙木拉达隧道烈士陵园举行了“重返沙木拉达”祭拜活动,新老两代建设者一同告慰为建设老成昆铁路而牺牲的英灵,老成昆建设者向新成昆建设者授旗,传承成昆精神。

“越不可越之山,则登其巅;渡不可渡之河,则达彼岸。”老一辈建设者留下的众志成城、不畏艰难、勇于奉献、敢于胜利的精神,始终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筑路人砥砺前行。

今天,从成都出发,正在修建川藏铁路;而从昆明出发,中老铁路也在加紧建设。


大凉山的幸福“慢火车”

不久前,在四川一列火车上,旅客偶遇成群猪羊的视频火了。这趟从四川普雄开往攀枝花南的5633/5634次列车,是一列行驶在成昆线上的“慢火车”。 

成昆铁路经过的地区多处于深山老林,长期与世隔绝。铁路将少数民族部落带出山区,改变了沿线2000万人的命运,让曾经闭塞、落后的大西南,实现了经济腾飞。 

“没见过火车的彝族老乡,以为机车像牛一样,背起山草来‘喂机车’……”彝族铁路干部吉史里土依然记得火车初进凉山时的一幕幕。在他眼中,成昆线是“彝家幸福路”。 

这趟“慢火车”以时速40公里运行376公里,连接起沿线27个车站和周边的城镇村庄。从1995年起,全程票价25.5元,最低票价2元,至今没有变过。每当赶集时,沿途村民就会背着农作物,搭乘“慢火车”进城赶集。 

成昆铁路上的“慢火车”也成了孩子们的“校车”。1994年,俄木日古出生于四川西昌市德昌县。“初中三年,我每周都要坐‘小慢车’去月华读书,感觉它就是我的校车。”高中毕业后,他又坐着“小慢车”去攀枝花读大学。2017年,俄木日古成为5633/5634次列车员,回到“小慢车”上。这趟“慢火车”,见证了一批又一批孩子接受教育、走出大山的人生历程。 

成昆铁路通车那一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开建。发射中心的科研人员说:“成昆铁路是通往太空之路的桥梁和纽带。”攀钢人说:“成昆线就是攀钢的生命线。”时至今日,攀钢集团仍有九成以上产品经成昆铁路运往各地。 

随着运量渐趋饱和,成昆铁路已不能满足客货运输需要,增建复线提上日程。 

2010年1月,成昆铁路复线动工。新成昆铁路预计于2023年全线通车。建成后,成都至昆明将从18小时缩短至7小时左右。 

新老成昆铁路两条钢铁巨龙将并行交会,续写新的传奇。

】   【 打印 】   【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