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人民日报】秦岭地下1840米深处的火热

日期:2020-11-28  作者:  来源:  浏览:1969

11月27日,新华社一篇《秦岭地下1840米深处的火热》的摄影报道刷爆网络,点击量超过141万。

新华社摄影师用21张震撼图片,展现了中铁隧道局承建的陕西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工程建设的艰辛画面。

随后,《人民日报》、人民网、中工网等几大中央媒体纷纷转载。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坐着大巴进入长度为5820.21米的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4号斜井(11月18日摄)。

初冬时节,秦岭腹地雪花飘扬,连绵起伏的山脉被白雪覆盖,陕西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4号斜井口,热汽不断地喷涌而出。在距离井口约10公里、埋深1840米的隧洞挖掘现场,近百名工人正忙着掘进、清渣、运输……摄氏40多度、相对湿度90%,没有丝毫自然风的隧洞,如同一个巨大的桑拿房。汗水不断从工人的身体里渗出,凝在皮肤上、发梢上,最后汇成一条条水线,滴落在泥灰中。

在秦岭地底,凿出一条贯通岭南岭北的隧洞,尚属首次。作为引汉济渭工程的重中之重,全长98.3公里、最大埋深达2012米的隧洞建成后,秦岭南麓的汉江水将从这里一路自流,进入秦岭北麓的黄河支流渭河,缓解西安、咸阳、渭南、杨凌等关中城市的“饥渴”,惠及1400多万群众。

宏伟的设想,需要有人默默地实施。2000多个日夜,秦岭输水隧洞里,工人们轮班24小时不间断作业,隧道掘进的每一米都混合着工人们无尽的汗水。对于很多打了十几年隧洞的老工人来说,秦岭输水隧洞是他们迄今为止遇到的施工难度最大的洞子。

伴随着掘进机那胜过雷鸣的轰隆声和震动感,隧洞的长度一天天地变化着。待到隧洞贯通,长江水穿越秦岭与黄河顺利“握手”,隧洞中热火朝天的岁月将成为很多人难忘的记忆。(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影报道)

↑坐半个小时的大巴进入隧洞后,工人还要坐着隧洞运输车驶往3公里外的掘进现场(11月18日摄)。

↑在隧道掘进过程中,因为不断出汗,工人需要大量补水(11月18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的底部安装钢拱架,进行隧洞初步支护(10月22日摄)。

↑下午1点多,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的主机房里吃午餐,主机房是整条隧洞里仅有的三个空调房之一(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施工现场,用工地管道里的凉水洗去身上的油污和汗水(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中作业(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的底部清理渣石(11月18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技术员在掘进机机头处检查钢拱架的安装(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的底部搬运钢拱架,进行隧洞初步支护(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的底部进行作业(10月22日摄)。

↑在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中,工人开着隧洞运输车运送物资(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安装好钢拱架的隧洞壁上喷射混凝土(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下方用运输车运送物料(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底部安装钢拱架,进行隧洞初步支护(10月22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施工现场,用工地管道里的凉水洗去身上的油污和汗水(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底部清理掉落的岩石(11月18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给隧洞下部注入混凝土,进行隧洞的初步支护(10月22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施工现场清洗手上、面罩上的泥污(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下开着小型挖掘机清理碎石(11月19日摄)。

↑中铁隧道局的工人在掘进机底部清理渣石(11月18日摄)。


引汉济渭工程又称陕西南水北调工程项目,地跨黄河、长江两大流域,横穿秦岭屏障,用以满足西安、咸阳、宝鸡、渭南4重点城市及沿渭河两岸的11个县城和6个工业园的调输配水工程,是解决陕西关中、陕北缺水的战略性水资源配置工程。建成后惠及2348万人的生活及工业用水,同时将归还原被大量挤占的300~500万亩耕地的农用水。

即便是采用了最为先进的设备,工程建设的一些环节,仍然需要建设者们靠身体与大自然的恶劣环境对抗。

每一项伟大工程的背后,都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致敬奋斗者

致敬追梦人

】   【 打印 】   【 复制链接